当遇到美好诗篇要为你读一遍。
「同人」下的文章
柔克诸子叙事诗
谨以此拙劣的同人之作,遥献《地海传奇》六部曲的作者,厄休拉·勒古恩女士,向这位我挚爱的诗人、叙事者所描述的地海世界与永远的大法师、龙主,雀鹰格得,以及环之恬娜,黑弗诺之王黎白南致以敬意与问候。 前述 自法师赤杨从道恩岛而来,黑弗诺之王1,柔克诸法师,龙与龙子,汇聚于柔克圆丘,眠于心成林下,王自暗土2而返,舟行当世诸海,又自生者之岸,与法师赤杨同返暗土。伊芮安3与大法师之女恬弓弩4,化为龙身,推倒亡者之墙,由是暗土崩塌,亡者魂灵重归太古,化入平衡之中,永世轮回。 王返回黑弗诺,夫都南协议5重归,龙飞往西之西地,乘风游于天际,人居于东之地,手握财富与真实。 由是,世界再度归于和平,王迎......
高千穗宫纪实选摘
“伟大者追求她们的道路和挑战,而我们只追随神代小莳。”——《永水:神代王朝》 2008年,黄金世代拉开序幕。 所有你现今能想起的神来之笔,恍如天神赐予篮球赛场奇迹的进球与攻防,都少不了黄金一代的影子,她们所向披靡,一往无前,并且,永远不会停止追求“Next”的脚步,直到宫守捧下总决赛奖杯,黄金一代终于决定将舞台让给年轻人,去享受篮球之外的人生。 当我们谈及伟大,必然提起小锻治健夜史无前例的“永世七冠”,她是93-94赛季一直到05-06赛季的绝对统领者,雍容坐在王座之上,俯瞰整个篮球赛场的君王。因此,当黄金一代四大前锋展露峥嵘,以席卷一切的姿态,一同绽放在赛场上的时候,关于谁才是“......
《载花行》大纲及部分人设和节选
《载花行》大纲及部分人设和节选 *很抱歉我依然没有写完它,即使后续的剧情我已经在脑海里设想过很多遍。大纲和人设我写得很粗略,因为我常常会一边写一边在里面疯狂的添加东西。时至今日已经不记得很多细节了。顺道把自己原本设计好要用在后续剧情的节选也放上来吧。感谢关注和喜欢w,至少在这片世界里,大家都是快乐的——放在N组的第一版,因为我老想着要快点写,要不就拖太久了,其实回头想想还有很多不足,所以大概不是那么令人满意的作品吧…… * 世界观设定: 天地有三劫,第一劫曰先天劫,盘古开天地,洪荒分三界,先天圣人得道或陨落,人族执掌大地。第二劫曰神仙劫,商周之争,子牙封神,此后人间有修成上仙者,......
隔壁小提琴首席是不是练琴练坏了脑子
名为《交响乐团小提琴首席是不是练琴走火入魔》的帖子刚刚出现在附中贴吧,就立刻被24小时值守的首席粉丝团删了个干干净净,但帖子内容里满满的干货,却被截图保存下来,悄悄流传在西洋乐和民乐的搞事大群里。 说是干货,其实也不过是几张配图和事件阐述,大意是这位学弟今天练琴晚了一点,急匆匆离开学校时,发现首席师姐居然和民乐的神经师姐一起从琴房出来——这倒没什么,毕竟现在也不是见面互怼的关系,之前的秋季演奏会,郑有恩还特地去民乐团和千指交流过舞台演奏经验,但问题是她俩出来的方式本身就非常惹人深思。 神经背着首席非常昂贵的小提琴,首席坐在她不怎么昂贵扬琴盒子上,陈惊仿佛民工一样推着琴盒和首席往......
我们仍未知道那一天冯女士有没有借高利贷
“我,大哥,打钱。” 李艺彤一把挂掉凌晨三点的陌生来电,翻身睡了一分钟,突然掀开被子一脚踹在上铺冯薪朵的床板上,在室友茫然的眼神中把她拽进自己的被子。 “冯薪朵,你是不是借高利贷了!” “什么?冯薪朵借高利贷……” 李艺彤捂住万丽娜的嘴,两个人一脸紧张地蹲在漆黑客厅里,细细碎碎说着话,目光时不时划过李艺彤的房门。 “半个小时前吧,我接到一个电话,开口就是一句‘我,大哥,打钱。’,我的心脏瞬间就不行,一惊二诧挂掉电话,赶紧把冯薪朵叫起来问她是不是借了高利贷,冯薪朵估计还没睡醒,你知道一般来说人的下意识反应都是最真实的,她就点了头……天呐娜宝我们怎么办?” ......
灰姑娘与魔法师
【上】    在遥远国度的小镇上,有一个灰姑娘,她的名字叫易嘉爱。 和无数童话故事里的灰姑娘一样,她有个总是冷漠对人的后母,何晓玉,还有一个刻薄的姐姐,曾艳芬。 当何晓玉吸着王城里流行的养颜秘药清凉油,询问家里的魔镜——啊,魔镜,魔镜,谁才是小镇里最美的人时。 魔镜总是说,我尊贵的主人,小镇里最美的女人,是您的大女儿,王国里的曾艳芬啊。     曾艳芬在很早之前就被国王陛下征召入王城,谁也不知道她去做什么,魔镜说,那是个非常神秘的工作,一般人无法接触。 何晓玉常常为了装扮自己而忘记做家务,勤劳善良的灰姑娘,总是穿着旧裙子的灰姑娘,就背着她的吉......
载花行
第一章 渝州旧事 闻说天地有三劫,第一劫曰开天,盘古开鸿蒙,洪荒分三界。第二劫曰神仙,自三皇五帝而来,上古神族妖异尽数殒灭,子牙执榜封神,人族统掌大地,精怪退居一隅,神鬼各居一界。第三劫曰人劫,茫茫不知所起,渺渺不知其终,万物皆在其中。 而今是赵景和年间,官家十三岁登基,而今已有二十年,天下虽不算繁盛太平,却也是安稳之世。 渝州离关中近,两江交汇,三山攒聚,自渝州行水路向上便可入蜀,逆流麻烦,却又好过翻山越栈,去走通天的蜀道,向下,便是一路顺遂,沿江御风。行陆路亦可出关入关,向来是四通八达的咽喉之地. 易嘉爱到渝州城的时候,正是赵景和二十年七月十七日,渝州大雨连日,......
当我们跳广场舞的时候我们在想什么
广场舞的坝子上从来不允许存在两个王者,何况是两个风格迥异,都很优秀的王者。 夜王莉莉丝,李艺彤。 飞天小嫦娥,鞠婧祎。 李艺彤为首的陕派,热情洋溢,豪情奔放,充满着陕西土地的厚重,多是些精神矍铄的中老年,毕竟当李艺彤的还小的时候,她的父亲,就已经是这片广场舞坝子上的不动C了。 鞠婧祎为首的川派,温婉闲适,柔和懒散,满是巴蜀天国的安逸,大都是些笑容满面的老人家,当鞠婧祎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就凭借扎实的舞蹈功底和漂亮的容貌,迅速吸引了老婆婆的目光。 这样的两派是不能在广场上和谐相处的。 当川派在《苦咖啡》的愁苦爱情里回忆少女时期,与心爱的初恋一起偷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