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遇到美好诗篇要为你读一遍。

星辰与刀

神生于光明,而黑暗萦绕其身;
神持有力量,而危险蕴藏其中;
神陨落于生命之中,神重生于死亡之间;
将英雄化作星辰,而银河是其刀刃;
——《泽维尔英雄史诗》


Chapter1 杜伦希亚之子



我的读者朋友,我将为你讲述的,是三百年前,关于尊贵而伟大,永远不朽地矗立在原野之上,守望着七河之国的人王,王城杜伦希亚之子,泽维尔的传奇。
关于他和他的朋友们如何相遇,如何进入北方王国,得到智慧先知精灵王的认可,化解了人族与精灵数百年的恩怨,并从那里得到精灵藏书中联系着人类命运的一部分,以及他如何远征人类十国,将分裂的中部大地统一,开放边界与其他种族往来,使人类的文明得以昌盛不息。
他曾在黑暗中与亡灵同行,他曾在光明中化为星辰,神灵与命运使他降世,将力量与危险一同赐予仁王,使他如王者般成长,使他如智者般思考,使他如游侠般勇敢,使他如诗人般浪漫,使他如磐石般坚韧。
“当白色朝阳升上海面,当群山生于云巅,人王将降临于世,结束旧世的一切,新的生命将流淌于七河之原。”


泽维尔是七河之国亚特斯的王子,他家族的荣光可以追溯到七百年前类人族统治中原大地之时——类人族的伙伴,智慧的先王爱伦。
当他在富庶而美丽的河原上建立城邦时,山石从山脉上滚过,泉水从地底冒出,人们自发结伴而来,向神明宠眷的王献上忠诚,而他也获得了离开中原大地的类人族留下的唯一预言,那代表着人王降世,统一十国的预言,被镌刻在王城杜伦希亚的王宫顶上,等待着白色朝阳映射,带来新的荣耀。
泽维尔便生于那个白阳升起的早晨,人民看见夏日浓厚的雾气遮蔽了群山,将它们的影子倒映在云巅,白色的光辉从云后洒下,预言石盈盈闪光,王子在神父的注视下诞生,响亮的啼哭敲响新世界的钟声。他如他的父亲一样拥有漆黑的头发,如他的母亲一般生有浅茶色的眼眸,当他尚会走路时,便显现出超人的智慧和威严,臣子与神父恳求尊贵的七河之王将他托付给拥有智慧的类人族抚养,使他成为最贤明的君王——因他们世代与类人族保持着自建国时便有的情谊。
但七河之王询问他的臣子:“富庶的七河之国,会因为没有一个天生的君王而失去他的美丽吗?”
群臣回答:“河原女神的慈爱永远庇护着国家。”
于是七河之王再次询问他的臣子:“王储埃尔维斯不足以继承我的权柄,坐上河原之国的王座吗?”
群臣回答:“殿下的威仪与日俱增,殿下的智慧远超我等,他足以成为河原之国优秀的国王。”
七河之王摘下他的王冠,露出一个父亲仁爱的笑容,对臣子们说道:“假如我的泽维尔是预言中的人王,那么他应该生活在他的国家,了解他的人民和土地,直到他决定肩负起责任,将七河之国的荣光照耀于中原大地。假如我的泽维尔只是一个普通的王子,那么他更应该生活在他的国家,了解一个王子应该做的事情,如同他的兄弟们一样,捍卫我们的国土。”
他站起来,看见年幼的王子在洁白的石柱后露出一只眼睛,打量着群臣的面容。
“我并不会偏爱我的某一个孩子,”王从王座上站起来,“他们应当自己做出决定,而不是由我们掌控。”
于是泽维尔同他的兄弟们一起,在河流交错的王城杜伦希亚接受王子的教育,同他的兄长,王储埃尔维斯一起,聆听白原殿中的王国政事,一直到他成长为中原大地上最智慧的王子,最俊美的少年。
当他骑着骏马从桥上路过,河边的民众便会唱起送给王子的赞歌。
“白河之原,云巅之山,王城之子,举世无双。神灵眷爱,威仪如光,七河之国,因他明亮。”
他的兄弟们也和睦友爱,从未有人嫉妒他所受的宠爱,他们同样倾佩和关爱年轻的王子,期盼他率领河原的军队统一分裂的人类国度,将河原之国的文明洒向更远的地方。王储埃尔维斯也期盼他的兄弟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国王——但在泽维尔决定接下他父亲的权柄和王冠,成为王之前,他也从未松懈作为王储的责任。
在亚拉达历1013年6月15日,王子泽维尔成年的那天,七河之王与神父亲自为他封爵,先王爱伦亲自建造的河原泉的泉水洒在他的面颊上,王子穿着华贵的衣衫,戴着河流纹样的银冠,接受着朝臣与民众的道贺,然后向他的父亲和兄弟们告别。
“我渴望得到历练,无论是作为一个国王,还是捍卫国家的王子,他都不能只生活在赞歌和庇护中。”
王子脱下他贵重的衣袍,如游侠般穿起轻便的衣衫,骑着普通的马匹离开了王城,他带着爱伦王的遗物,由精灵和类人族打造,曾赠给爱伦作为友谊见证的长剑“星辰”,向着高山精灵的国度出发,在那里寻求有关人类未来命运的预言——他生性仁爱,并不愿用武力将世界统一。
他一路向着北方前行,很快便顺着河岸离开了七河之国瑞文,抵达森林国度新塔西提,在边界,树屋上的守卫,用他们的弓矢迎接了邻国王子。

<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