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遇到美好诗篇要为你读一遍。

天才王八少女

第一回 弘世堇路遇宫永照,论野生的多半都是好东西。

当今天下,群雄割据,烽火狼烟,征伐不休,本州大地,嘶喊之声不绝。若有心人细细听去,在其间你来我往的诸多巾帼女子口中,皆大喊着:“那个王八是我的!”

是的!这便是一个吃了王八就能升级,拥有令人艳羡的特殊能力的世代!若是凑齐五人的王八战队,便可参加一年一度在东京举行的【真·王八神教教主选拔赛】,若能夺得教主之名,便就是这片土地上令人仰望的高度了!
 

弘世堇,白糸台堡堡主。旗下有亦野诚子,涩谷尭深,大星淡三员悍将。是此世少有的豪强。是的,在诸多野生王八被捕杀殆尽的今日,白糸台堡中却有着一片大大的王八湖,有专人饲养和烹饪王八。

当今天下,拥有王八湖的,也不过长野清澄宫,大阪千里山府,东东京临海帮,与白糸台堡而已。清澄宫的王八湖,还是风越的福路美穗子心疼清澄的竹井久,分与她的。

如今教主争夺战即将开始,而弘世堇却还没有找到合适的第五人。想要在外挂横行的争夺赛中夺得头筹,必须是非一般的人才行。譬如千里山府那位先知,据说是因为千里山的龙华心疼自家的人身体虚弱,逼着看管王八湖的主管把四周翻了个底朝天,将那只躲得好好的千年王八抓起来切片煮了。不曾想补过了头,将原本普普通通的姑娘补成了未来视。



  
千年的王八,我白糸台还有万年的龟呢。尭深将此事说与堇听的时候,弘世堇一脸无所谓的回答着。

“可是我们没有第五人,也没有能在补过头之后给人补魔的龙华啊……”诚子提着钓竿说道。

”……。诚子,去把院里的王八洗涮干净然后放到阳台上晒晒消毒。“堇面无表情的转过头看着正在吃烤鱼的诚子。

”好的!“诚子闻言,兴冲冲的跑到了后院中,然后看着满院数千只王八,流下了悲伤的泪水。

”堇大人,我错了!!“


  
今日风和日丽晴空万里彩云飘飘花香鸟语。正是游玩的好日子。原本堇是要带着诚子,尭深,与淡一同出去走走的,想着能否找到些第五人的线索。毕竟古语云:高手在民间。

然而淡不知为何,吵吵嚷嚷着要在家里养章鱼,死活不肯出去走动,想要和自己刚买回来的章鱼交流交流情感。于是三人只得无奈的任由她去。



  
走走停停,三人转过一个土包,眼前是一个萧索的池塘……别说王八了,白糸台附近的池塘,连黄鳝之类的物什都被打捞得干干净净……

今日不同于往日,池塘边站着一个红发的少女。

堇作为能力者,顿时感受到了少女身上扑面而来的犹如春风般温暖的气息。连绵不绝的风。吹得堇的弘世顶都不由得乱了三分。

回过头去,尭深端着茶杯点点头,肯定了堇的想法。


   这就是……命运之神赐予我的第五人吗!!   

“姑娘,敢问芳名?”堇走到那少女的身后,问道。

“!¥%……&”含糊不清的回答,少女转过头,手中提着一个大大的糕点袋子,嘴里正在细致耐心的咀嚼着某种食物。堇退后了三步,低下头打量了一下袋子上的商标与广告。

  

【松实黄豆糕,味美价不高、】
  

什么鬼……

“你们……是什么人。”正在堇疑惑的时候,少女开口了。

“我们是白糸台堡的人,是今年教主争夺赛的参赛队员。我初见你便觉得你身上有胜利的气息,怎么样,有兴趣加入我们,一起参加比赛吗?”堇开口说道。

“白糸台堡是什么,能吃吗?”

“……”堇梗了一下,不知如何应对,此时诚子走上前来,回答道:“虽然不能吃,但是我们有很多好吃的。烤鱼要吗?”

少女惊异的看着诚子从身后的烤箱里拿出一条烤鱼。将鱼接过手,她此时才开始细细的打量站在自己身前的三人。
  
为首的那个蓝毛有顶之人,手中握着一根绳子,连着一个敞口的箱子,少女踮着脚看了看,箱子中竟然有一只人人垂涎的上好王八。后面跟着的两人,那个随身带着烤箱和鱼缸的人,背后背着一根钓竿,腰上拴着一根带子,连着后面带滚轮的鱼缸与烤箱,显然是喜好钓鱼与吃鱼之人。而那个戴着眼镜捧着茶杯,一停下脚步便搬出了太师椅和案几开始泡茶的姑娘,不知为何身旁跟了一棵盆栽的茶树……
  
少女一时无言……来来回回的打量着三人,眼神中露出疑惑不解与淡淡的忧伤。
  
“咳咳,那个……我叫弘世堇。至于这个王八……”堇的脸不由得抽搐了一下,“是因为我们的另一个同伴她说……”

王八每天都在白糸台里太寂寞和空虚了,堇应该待它出去看看这个世界,它才能满足而安心的上路,说不定能获得更强大的力量!

“我叫亦野诚子……至于鱼缸和烤箱……”

诚子要带你的鱼出去散散心啊!总在缸里是多么的孤独!说不定认识了外面的世界之后觉得诚子真的是好人变得更好吃了呢!

“……涩谷……尭深……茶树是因为……”

尭深这么喜欢喝茶就随身种一棵茶树就好了w,茶具之类的东西,动用【真·五谷丰登】把它种出来就好了嘛!



  
少女听完三人的解释,垂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堇这才注意到,她的头上有类似角状的物体。

……这难道就是……堇惊讶的想起了什么。传说中拥有神奇的能力,操纵着风的宫永一族的族人吗!

得宫永角者得天下!这是妇孺皆知的神谕。
  
“…加入你们…也不是不行啦。”少女抬起头,死死的盯着堇手上牵着的王八。

“王八给你吃!炖汤!”堇牵着她的手,将王八绳塞进她的手里。

“……一只不够吃。”少女泪眼汪汪的看着堇,肚子也非常合时宜的“咕……”了一声。

堇无言的看了看少女藏在身后的右手中提着的一斤黄豆糕和烤鱼,咬咬牙,说道:“每天一只!白糸台什么都缺就是不缺王八!清蒸红烧蒸焖炸煮,你说怎么吃就怎么吃!”

听到这句话,少女露出了喜悦的笑容,洁白的牙齿在夏日的阳光中熠熠生辉,堇不由得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我叫宫永照。”
  
  
- - - - -      

入我王八教,信我王八神,荣辱利皆去,贪嗔痴偕忘。入教收报名费中介费共计9.98元。入教就送白糸台堡王八一只,纯天然,无公害,堡主夫人宫永照吃了都说好。


第二回 众人迷路白糸台堡 宫永照哭诉心酸血泪史

  
宫永。果然是宫永!堇按捺住自己激动的心情,面带微笑,对着宫永照说道:“那你以后就是我们白糸台堡的人了。还没有住处吧?现在和我们一起回去吧。明天再正式跟大家介绍你。”

照点点头,将王八绳拴在腕上,一只手提着烤鱼和黄豆糕,一只手扯着王八转身就开始走。

堇回头看了看,诚子和尭深已经将烤箱和茶壶收了起来,于是三人就这样跟着照的脚步向着来时的方向而去。
  
半个时辰之后…

堇在一路上亲眼看见了照用优雅的动作和细致的咀嚼迅速吃完一斤黄豆糕和烤鱼,期间还有来自尭深的拯救被噎住的宫永照的茶水。而照本人似乎并没有吃饱的样子,在最后一块黄豆糕被吞咽下肚之后,她遗憾的看了看在木箱里缩成一个壳的王八,又看了看诚子的烤箱。然后堇听见她不甘心的低声说了一句——

“还是加上天麻当归枸杞炖汤比较好吃……嗯……再忍忍……”

感觉自己的脸颊经不住颤了颤,堇开始在心里默默的估算起白糸台的资产够这位宫永族人吃多久。
  
“啊…那个……这里是哪儿?”就在照怨念的看着王八,堇悲伤的计算着资产,尭深默默的端着茶杯的时候,诚子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开口问道。

“不是在回白糸台……的,路上……”堇抬头,看到周围一片荒芜的黄沙丘。
  
“唔,这是哪儿?”走在队伍最前方的照显然也意识到了,停下脚步,疑惑的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然后转过身来问着三人。

“……………………”
  
“……我不认识去白糸台的路啊。”照眨巴眨巴眼睛。

一时之间,四人一王八相顾无言。



  
“呼……”堇深深的呼了一口气,打破了沉默,艰难的止住了面部的抽搐,对着尭深说道“尭深…让淡把王八车开出来接我们…王八身上有定位器…”

“咦,定位器?”堇再回头的时候,王八已经被宫永照翻了个身,然后被粘在王八肚子上的定位器外壳被麻溜的剥离出来穿上了烤鱼的竹签在诚子的烤箱里咻的转了一下进入了宫永照的肚子。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堇想起了某个同伴在很久之前的言论——

如果是金属外壳的话也太不舒服了!堇这样虐待王八是会被王八权益保护协会抓起来喝茶的!所以我拜托千里山的船Q把外壳做成面团的了!……嗯,还挺好吃的。
  
超能力者都是这种凡人不能理解的脑回路吗?
  
四人一王八在沙丘的背阴处坐下,尭深动用大丰收术结了一个瓜棚让四人得以坐下休息。

在从尭深处得知瓜藤上的瓜并不能食用之后,原本兴致勃勃的照如同被翻过身的王八一样,萎靡不振的缩在了瓜棚的角落。

堇想了想,试探的开口问道:“啊,宫永是从哪里来白糸台堡的?”

“王八……啊不,长野。”说道长野一词的时候,堇清楚的看到宫永照的脸上露出了悲伤的表情。

长野……清澄宫那位地狱王八骑士应该不会放过这么大一个魔物的吧?

“长野,不是有清澄吗?宫永为什么会来白糸台。”

“……”照犹豫了一下,然后斩钉截铁的说“仰慕白糸台堡威名已久,今日一见,果真非凡,连堡中王八也与别处不同,不由得感到自己受到王八神的指引!”

“……”

刚刚是谁说白糸台是什么可以吃吗?
  
照感受到了某种不知名的如同吃掉王八之后汹涌澎湃的气压,头上的角像是受凉了一样向头发里缩了缩。

“……我我我我我说实话!”照扑上去握住堇作势要拿走王八的手,泪眼朦胧的看了看坐在一旁喝茶吃鱼的尭深和诚子。

“……诚子。”
  
照手中攥着诚子递过来的一打烤鱼,面前的矮桌上摆着尭深刚刚泡好的一壶茶,开始向三人讲述自己为何流落于此的心酸血泪史。
  
我叫宫永照,今年十六岁,喜欢吃黄豆糕和王八汤,经常迷路,自带宫永角,父母健在,有房有田,妹妹已嫁,我单身。

哦,你们不听这个呀。

之所以没有在清澄,是因为……因为……



  
大概是想到伤心处,照抱着王八陷入了某种莫名的思考中。堇抽了抽嘴角,默默的带着同情看了一眼被宫永角戳到快晕过去的王八。

尭深在一旁淡定的拿出茶具开始给三人泡茶。
  
刚刚讲到哪儿了……哦,清澄。

还不都是因为清澄的竹井久是个小气鬼。苛待队员,不给我吃的东西。
  
“虽然,清澄是新晋豪强,但是有龙门渕和风越帮衬着,虽不能顿顿王八宴,也不至于揭不开锅吧……”诚子举着烤鱼,一时有些讶异。
  
照显然想起了什么痛苦的往事,连宫永角也耷拉了下来。情绪低落的继续说道——

你们大概也知道,风越的队长阿美,手艺号称天下第一,做出来的料理犹如艺术品一样,色香味俱全简直是神作。

但是自从阿美把王八湖给了竹井久之后,阿美的料理我就再也没有吃到过了!阿美每天都给竹井久做便当,竹井说那是爱妻便当不给我吃。
 
连我妹妹都有女朋友我连王八都没有!每天都领三次便当不知道她们高兴什么!
 
妹妹还说‘姐姐每天吃三只王八,除了宫永角什么都不长,以后嫁不出去的。’
 
像话吗?小时候抓不到王八不还是我给她抓的吗。自从有了一个自带企鹅会抓王八的女朋友,连我的王八都要抢去给女朋友吃。
 
古语尚云:吃王八不忘捉王八人。未曾想我家妹妹有了王八忘了姐姐。
 
从离家出走至今,我已经整整一个星期没有喝到好喝的王八汤了。
  

因着照的情绪随着故事的被叙述而变得越来越低落,瓜棚里刮起了大风,堇拼命的护住自己的弘世顶,看着仍处在悲伤的气氛里的照,想了想,伸手扯了扯照手腕上的王八绳。
  
“咦?”照回过头,眨巴眨巴眼睛,好奇的看了看被风吹得凌乱的众人,低头看时,王八已经口吐白沫晕在了木箱里。

“宫永……你的能力不能控制一下吗?”堇理好弘世顶,踹了一脚王八,那装死的圆物立刻缩进壳里滚到了箱子边。

“每天吃王八就能控制了。天麻当归枸杞药膳汤啊,人参大补汤啊之类的吧。”照想了想,回答道。跟着又补充到“会不会太多?”

“……当然……不会了!白糸台堡王八……非常的……多。”堇迅速的计算着花销,不由得感叹——是时候重新审视一下清澄的财力了。

照听见王八二字,赤瞳中闪过喜悦的光芒,然后想到什么似的,拉着堇的手,严肃的说:“她们说遇见一个愿意负担我每日伙食的人就可以嫁了,要不我嫁你吧,你嫁我也行。”

“咳咳咳”诚子被鱼刺卡到整个人都快哽死过去。

尭深依然是一副淡定的喝着茶的样子,只是手上明显有因为颤抖而撒出的茶水。

堇满脸惊愕错愕的看着感觉像是真的在这样提议的照,一时不知如何作答。
  
“咦,我说错什么了吗……”

照扭头看着三人脸上不知是喜是悲的表情,一脸的疑惑。


  

“堇堇要嫁人了吗?初次见面你好!我是智慧机智赛过一百只王八的淡淡!”
 - - - - -
 

第三回 见大星众人回堡 误失手宫永中招

  
照循声转头看去,一金发少女从门口的车上下来,向着瓜棚内的众人走来,照向一旁走了一下,绕过堇瞅了一眼那辆卡车。

白糸台堡的东西自然是不同于别处的,且不说那辆卡车的车厢上绘着弓箭,钓竿,茶树,还有颗发着金光的蛋。单就车辆本身,就不是一般人消费得起的,蒲原牌卡车,长野车神蒲原智美家的产品,照本就是长野人,自然清楚这车的价格——每年只产五辆,须得蒲原智美亲自驾驶测试之后才能售卖。
  

白糸台,果真非凡。照如是想。
  


  
“大星。”诚子放下手中的烤鱼,对着走进来的金发少女打着招呼。“早。”尭深默默的嘬了一口茶。

“啊,淡,你来了。”堇回头对着来人笑笑。

“你就是涩谷前辈说的第五人?”淡对着三人点点头,便好奇的凑近照,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又围着她转了转。当她的目光移向照头上的宫永角的时候,堇感到了不妙,因着淡此时的眼神,同她刚入堡时玩弄祠堂中那只百年老王八的眼神及其相似,堇立刻反握住照的手将她往自己身后一拉。

于是想要伸手摸一摸宫永角的淡,眼睁睁看着照“嗖”的消失了踪迹。“啊嘞?”沿着照消失时留下的红色残影看去,便见堇的身后,一撮尖尖的红发像是逃过一劫一样抖了抖。

“淡,不要把照吓到了。”

“堇堇连白糸台的堡传王八都给她了,果然是’嫁出去的堇堇泼出去的水。’”

“不……等等,你从哪儿学来的。”堇下意识的反驳了一句,然后黑着一张脸询问道。
  
又来了,弓箭的气息。照在堇的身后缩了缩,即使是这样暖和的天气,也让她不由得冷得抖了一下。
  
淡的脸上顿时浮现起不自然的神色,“呜哈哈”的笑了两声,缩到尭深的桌子边低头喝茶,并不回答堇的问题。

“……既然你来了,我们就早点回去吧。今日好好休息,明日再将宫永介绍给堡中众人吧。”堇回忆了一下近日的行程,淡除了跟着自己去千里山府和临海帮,也并未出过白糸台堡,实在是不知她从何处学来这些俚语,明明一直都是个天真的笨蛋而已。

而在她身后的照,探出头看了看坐在一边喝茶的淡,低声的说了一句“杠杠杠?”



  
尭深收起瓜棚,诚子将卡车后箱打开。车厢在购买回来的时候就被改造成了一个休息室,顶棚被整个掏走,换成了玻璃穹顶,沙发茶几连带书柜空调等一应俱全。若论“享受”二字,永水那边的雾岛神宫倒是精通得很,年年的全国王八锦标赛,神宫都会将休息室临时扩建成行宫,这车厢也是委托她们改造而成的。

诚子率先走上去,将拖着的烤箱鱼缸等搁在一边,敲了敲车厢与驾驶室相接的钢板。

“大星。”

紧跟着,照的看到有一阵金光从驾驶室中透出。

“……这个气息?”照有些惊讶的感受着这道光芒中所带的庞大力量。堇伸手捂住照的眼睛,而自己也顺手戴上了墨镜。

待得堇将手放下的的时候,照看见诚子尭深两人已经坐在了沙发上,堇站在自己的身边,而那空调已经开始工作了。
  
……难道那孩子的能力是发电机吗?宫永角疑惑的抖了抖。
  
哐当。

卡车停在了白糸台堡的堡门前,车后一条长长的刹车痕。淡乐呵呵的打开车门蹦蹦跳跳的向着堡中走去,全然忘了后箱中尚有人在。照艰难的从一堆沙发垫子里爬起来,此时方才明白,为何这车厢的四壁都垫有软软的床垫,想来就是为了避免车中人受伤。抬头一看,弘世堇,尭深,诚子三人倒是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各自扶着车厢中的扶手。

“啊……宫永你还好吗?”看见照颤颤巍巍的从座垫堆里站起来,堇凑上去,有些担心的询问了一声。
 
“大概,还死不了。”照扶住一旁的鱼缸,让自己清醒了一下。
 
“等会儿让人也给你安上扶手。你初来尚不习惯,以后便好了。”堇走过来拍了拍照的肩膀,“现在先进去吧。”
  
“……嗯…”照虚弱的抓住堇的腰带,任由她拖着自己往外走,刚刚飘下车厢,便看见大星淡已经变成了一个小点,以她宫永世家祖传的视力,隐隐可见淡的手中翻阅着某本书。

照在门口站了站,松开扯住弘世堇腰带的手,眯眼伸手,挡住阳光,抬头打量着白糸台的堡门。
 
入眼便是硕大的四个字“白糸台堡”,写得是干脆利落,锋芒尽展。那牌匾两侧的石砖上,还嵌有两个王八壳,照也是读过书的人,一眼便认出,那就是王八太祖遗留在民间的“十三王八”之二。据民间传闻:集齐十三个王八壳,便可成为统帅天下之人。

然而,照不由得笑了笑,这白糸台堡前的王八壳,想必无人敢动。

回头看见了大卡车,照像是想到了些什么,抬起头对着堇问道:“…对了…大星,有驾照吗?”

“没有啊。说起来,淡无证驾驶很久了。”

“……”

“啊,不过她可是跟一个很厉害的人好好学过开车的,宫永不必担心。”

“她,跟谁学的……”不会是……照的心里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就是前段时间,在全国卡车盘山公路越野障碍大赛里面取得全国冠军的,长野车神,蒲原智美啊。”

“……”

“宫永?喂,你别晕过去啊!诚子!诚子快把担架拿过来!”堇抓住照的双臂将她扶住,照此时已经是面色苍白,嘴角竟隐隐带笑,俨然一副“不如归去”的神情了。

“堇前辈。这是怎么了?”诚子闻言,转身跑了回去,很快又扛着担架从车厢里走出。

“大概是水土不服吧。”堇猜测着。

“啊……那要让大星送她去医院看看吗?”诚子扛起照,将她放在担架上,而被她抱在怀里的王八,像是被吓到了似的,缩进壳里一动不动。

“我觉得,喂!宫永,你别吐血啊!”堇诧异的看着担架上的照,听到诚子的话之后活活喷出了一口血。

“我,我,我去找堡里的医生。”尭深捧着茶杯噔噔噔的跑远了。

“那个……堇前辈,现在怎么办?”

堇抬头看了看天空,太阳已经升得很高了,现在正是午餐时间,“总之先把她抬到客房里去吧。”

被照抱在怀里的王八,小心翼翼的探出了头,打量了一下一前一后抬着担架的二人,又缩了回去。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王八如是想。
  


  
白糸台堡,厨房。

已经过了做午饭的时间,而厨房中仍有炊烟和谈话声传出。

“刀拿来,先剁手,不剁小点怎么处理掉?”

“这样不太好吧,堇前辈。”诚子颤颤巍巍的把放在盒子中的钢制菜刀递了过去。

“哪里不好?传出去我们白糸台堡如何立足王八界?锅准备好了?”堇接过菜刀,在磨刀石上磨了磨,寒光配上她一向低沉的声音,诚子感觉到一股冷风从背后吹拂而来。

“准,准备好了。”尭深坐在一旁,低头喝了一口茶。

“堇堇!我也把她捆结实了!三层!”淡笑呵呵的从里间蹦了出来。
  
“……”堇举着菜刀,无言的看着被麻绳捆成球的王八。转过头,笑眯眯的对淡说的道:“你是白痴吗?……这样怎么煮?”

“……?”淡眨眨眼,看着堇。

“诚子去把水烧开,尭深去把药材拿进来,淡……你把调味品拿进来,然后,出去。”
  
“乒乓哐当咚呛……”淡出去后不久,外间就传来了翻箱倒柜的响声。堇黑着脸准备出去看看的时候,就看见淡捧着调料盒蹦了进来,得意洋洋的将调料盒塞进自己怀里,就又出去门口站着了。

看起来做得不错……如果忽略外间那乱成一团的家具的话……

“咚!”身后又传来巨大的响声,堇回头,便见诚子拿着斧头劈砍着王八球,然后斧子活活被砍出了一个缺口。

“不是说了让我来吗。”堇走过去,提起王八,菜刀一挥,登时将那一团麻绳劈散。

“堇前辈的菜刀,好厉害啊。”诚子讶异的看着号称“刀剑无损”的白水牌麻绳被斩断。而另一边,尭深已经将药材丢进了瓦罐里。

“托临海帮的辻垣内智叶打造的,自然不是凡品,本来是用来镇宅的。”王八在堇的手上被完美的拆开,连同药材一起开始被炖煮。
  
将瓦罐的盖子盖上,堇看了看厨房里挂着的钟表。

“我先去看看宫永的情况,炖得差不多了就把盐巴之类的加上,然后端过来吧。”堇走到门口,将无聊得翻转着院中王八的淡拖着一同离开了厨房。刚刚转过走廊角,又拖着淡走了回来,认真严肃的对着尭深说:“记得多加点水端过来,分三顿给宫永吃,要不白糸台堡得吃垮了。”

“嗯……”尭深默默的点了点头,目送堇拖着淡渐渐的走远。

“尭深,注意看好时间啊,我去抱点柴进来。”诚子看了看灶炉中的火,放下钓竿走了出去。

“嗯……”



  
话说堇淡二人走到客房的时候,照仍在睡眠中,较之刚才的面色已经好了很多,据堡医说,乃是这几日净吃些黄豆糕之类的物什,营养不良造成的。那时,堇看着照怀里的堡传王八,咬咬牙,提起来扔进了厨房。
  
“堇堇~”淡在照的床边蹦来蹦去,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即将吃下白糸台堡传王八的人。

“怎么了?”堇堵住照的耳朵,担心淡会不会吵醒她。要抓到一个合适的第五人,可是非常难的。

“王八吃多了会不会补过头流鼻血什么的啊?”

“会啊。所以不能吃太多。”

“这样啊……”

“怎么……?”

“堇堇不是准备炖白糸台堡的王八给她吃么。回来的时候我看了看书。书上说火大就要泻火什么的。”

“然后?……”堇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把泻药混进盐巴里啦。”
  
堇愣了愣,绝望的抬头看了看时钟……现在,王八已经起锅了……
  
  


  
  千里山的闪光妇妇出没,请戴好墨镜,另:………………真是辛苦照了。【对不起。


第三回 千里山清水谷突来访,白糸台弘世堇策封将


  
上回说到,白糸台众人为了路上偶遇的因营养不良而晕倒的命运所定第五人——来自魔窟长野的宫永族嫡女宫永照,忍痛炖了白糸台传堡王八,奈何天性纯真不谙世事的大星淡,好心办错事,竟将泻药与盐巴掉包,待到弘世堇知晓此事之时,王八汤已经被端进了宫永照休息的房间。


  

“……”

“……”

“……”

弘世堇与尭深,诚子三人看着被小心的放在桌上的王八汤,一时间相顾无言,大星淡早就嚷着无趣得很,不知跑到堡中何处玩耍去了。

三人沉默一阵,诚子终于受不了这压抑沉闷的气氛,颤颤巍巍的开口问道:“堇前辈……这个汤……”

“盛出来,给放凉点给宫永喝了。”弘世堇咬咬牙,斩钉截铁的说着,颇有些壮士断腕的意味在其中。

而那尭深,小心翼翼的从怀中取出一根不知是甚么材质的长条物什,往那汤中探了探,而后便对着望着自己的二人小声的劝说道:“……大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泻药,若是给宫永吃了,怕是会去了半条命。

弘世堇脸色略变了一变,心中暗道:可惜了我白糸台的百年传堡大王八。一时心疼得紧,实在是不舍得将这顶好的王八汤白白的倒去,转头看了看还在床榻上熟睡的宫永照,弘世堇试探着开口道:“想来……这宫永家的人,自然不是凡人……”

诚子大概是料到弘世堇想说的话,张了张嘴,在弘世堇期盼的眼神里极不情愿的答了一句:“嗯……”

“给她喝上一碗……应该也没事的对吧?”

尭深悄悄的将手中的物什放回怀中,端起一旁的茶杯默默的嘬了一口,小声的应和着:“大概吧……”

“把汤盛上,我们也是对宫永一番好心,若是这样随意的浪费粮食,只怕王八神与白糸台的诸位先辈要责怪于我了。”
 
弘世堇一边说着,一边走出了屋外,诚子与尭深反应过来之时,一向神武英明的堡主大人已然没有了踪影,除去熟睡的宫永照,房间内竟只剩下了她两人,与一盆,一碗而已。

“尭深啊,这个,我们也是在积德对吧?”

尭深默默的点点头。

“比起那些个过期的肉类,果然还是我们白糸台的传堡王八新鲜炖制的更为好吃的吧?”

点头。

“宫永看来也是个爱吃的人,若是我们将汤放在此处,想来她醒了之后也会自己盛来吃的吧?”

点头。

“今天的天气很好啊……”

点头。

两人相视一眼,一同看向床榻上的宫永照,跟着就十分默契的各自拿着随身的物品,一溜烟的出了房门,而那宫永照,在两人离开之后不久,便幽幽的转醒,于迷糊中嗅了嗅,登时两眼一亮,掀开被子坐了起来,喃喃的叫了一声:“王八汤的香气!”
  


  
话分两头,且说大星淡一路乱转到了白糸台堡堡门附近,刚一踏上青石的大道,便听见看管堡门的喽啰一路小跑着过来,大喊着:“大星大人!不好啦!弘世堡主大人让我们盯着的千里山府的主子那两人又来啦!”

淡心中一凌,想起了去岁参加完四豪强聚会回来之后心神俱碎萎靡不振的弘世堇,一面让那喽啰速速的去找堇,一面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上了白糸台堡门上的楼塔。她凝神细看,坐在白糸台堡外树林的阴影下,有一长发女子,一手端着解暑的冷食,一手拿着绘有千里山府镇府王八图的大团扇给躺在自己大腿上的人扇风,身旁还撑着遮阳伞,以及写着“船”字的太阳能制冷机。

躺在她腿上的那人大星淡并不识得,然而那长发女子淡却是认得的,正是四豪强之一的大阪千里山府今代当家,以深厚的王八力和精准的投掷王八技巧闻名于世的——清水谷龙华。
  
诸位看官也许要问,这千里山府是何来历,得以名列四豪强之一?且听我慢慢道来。

这大阪千里山府,自建府之日至今已有百年,培养过无数捉捕和驯养王八的好手,在北大阪连续称霸,人称“关西最强”。而千里山府此代更是豪杰辈出,先不说那位因吃了千年的王八而获得先知之力的园城寺怜,也不说那关西王八王清水谷龙华,单说这府中的军师——船久保浩子。

据闻此人在加入千里山府之前,酷爱在家中整天研究些别人看不懂的东西,市面上偶有她特制的写着“船”字的产品贩卖,便很快被诸多人士抢购一空。大都是些命名为“王八捕捉器”“王八气探测仪”“王八力检测眼镜”或是名为《船Q教你如何制造TNT》《船Q教你潜入白糸台》之类的物品。此人加入千里山府之后,将千里山府上上下下大整改,而千里山府多年来积攒的钱财被她用于各项设施的改造与投资,倒是赚了个盆满钵满。

说起这千里山投资,原本是想着同盟友姬松一门联手建一条航线,用于托运王八之类,不曾想一向温温和和的清水谷,此番却强烈要求修建一条王八主题的地铁线,具体原因不明,但有好事者从不知由何处流传出弘世堇日记中发现,曾参与了地铁运行一周年无事故仪式的白糸台堡堡主,在日记中愤懑不平的写道——只是为了XXXX才修建地铁线的吧!

再看那《王八史话·千里山府·清水谷园城寺列传》中记载:某年月日,园城寺怜觉夏日炎热,不免大失胃口,顿觉生无可恋,人生几何,一向唯怜是尊的清水谷府主,下令千里山府下属的龙华地铁线停运一月,临时在地铁线中搭了一个避暑小屋,兴奋喜悦的与园城寺一同在地铁通道中避暑,又恐园城寺日常无聊,或是想晒晒早间的朝阳,又令船久保浩子派遣工程队将此段地铁改道,将这避暑小屋改成了地下山庄,又开天窗引进外界自然光线,每年夏日与园城寺到此处避暑消夏,而期间一切花费,俱用私人财产支付。

后世人将此种行为称为“怜中毒”。而中毒原因与救治方法皆不明,此毒与“堇中毒”“慧宇毒”“加治木毒”并称为——王八四大奇毒。
  

这千里山府的诸多轶事且先按下不表,单说这边喽啰匆匆的跑去通知了弘世堇,便又回来开了这堡门迎接在外悠闲的等了一阵子的清水谷二人。

弘世堇端坐在正堂上首,黑着脸看着一路小心的扶着园城寺怜走进来的清水谷龙华,心中暗想着:今日的阳关未免太强了些。

“白糸台的弘世大人,好久不见了呐。”“了呐。”清水谷悠然的对弘世堇点点头,在客座上坐下,园城寺十分自然的在她的腿上躺下,习惯性的重复着她的话语的最后两个字。

“……”弘世堇伸手挡了挡眼睛,像是回忆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扯了扯嘴角,“很难得看到清水谷你带着先知出来走动啊。”

“都是怜想要出来走走看一下白糸台堡,我可也是很担心的,不管什么时候都是这么喜欢逞强……对不起!”清水谷苦着脸揉了揉被怜的手刀敲中的额头。

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的弘世堇心中暗道:真是够了。待到清水谷重新坐好,才又开口道:“清水谷既然亲自来白糸台,就一定是有什么要事要说的吧?”

“啊,确实是这样的,虽然为了怜的身体着想我是很不愿意过来的但是怜好像蛮有兴趣的样子所以就没办法了只能过来……”

“清水谷……”

“……对不起!”清水谷龙华猛的止住话头,双手合十看着弘世堇“最近不知道怎么了一直这样。”

躺在她大腿上的园城寺怜已经默默的拿起一旁的团扇遮住脸,一副不愿见人的样子,弘世堇默默的收回视线,想起了不堪回首的往事,心中暗叹:已经不是最近了……

“……清水谷这样还怎么谈?想来是很重要的事情…回去之后让头脑清醒又主事的人给我寄信过来也可以的。”

快点回千里山去,堇无奈的想着。

“这样?”清水谷恋恋不舍的站起身,看着园城寺怜好好的坐好了,才转头对着弘世堇说道“那就让怜来和您谈吧。”语毕便一步三回头的走出了议事的房间。
  

下次应该先挂上黑纱帘再见这两人的。弘世堇心中默念。
  

“龙华给您添麻烦了。”园城寺怜轻柔的声音响起,“说来这件事情,和您今日遇见的这位宫永家的嫡女有关。”

“宫永?”弘世堇心中一凛,素闻千里山的船久保浩子擅长此道,未曾想消息如此灵通。

“白糸台堡中,也有白糸台先祖留下的千年王八吧?宫永家的嫡女既然选择了白糸台,千里山自然是不会再出手的。”园城寺怜的话打消了弘世堇心中升起的紧张感,见堇脸上的表情柔和了些,园城寺又开口道:“那么弘世大人准备什么时候封将呢?关于捕捉这千年王八,我还是略知一二的。若是将此物炖与白糸台的各位吃了,也能增加不少王八力的。”

“……原本是定在明天的,但是……”堇犹疑的看了一眼怜,话未说完,便听见淡从一旁的侧门慌慌张张的跑出,口中还大喊着——“堇堇!不好啦!你要嫁的宫永照她——”
  
  


第四回 封将宫永雷劈白糸台,绳捉王八水漫千里山【论老板拉了快一年的肚子(趴)

 
 
上回说到,千里山清水谷携园城寺到访白糸台,实为白糸台中的千年王八而来,两者虽在王八争霸赛上是对手,不过私交却也不错,此番造访也并非意外之事。这边园城寺刚与弘世堇说到此事,那边大星淡慌慌张张的便冲了进来。
  
“堇堇!不好啦!你要嫁的宫永照她——”
  
堇面色一黑,对园城寺怜歉意的笑笑,转头喝住了要扑上来的淡:“淡!有客人在呢,慌慌张张的叫嚷些什么。”

园城寺倒是毫不在意的摆摆手,眼中燃起的八卦之光让堇有些招架不住,她好奇的盯着跑进来的淡,小声的问道:“弘世大人要嫁给那位宫永角的嫡女么?”

“不,没有的事,无非是淡她们开玩笑这样说罢了。”

“嘛....”对方像是相信了弘世堇的说辞一样,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空穴不来风,大概也是有所根据的,弘世大人也不必害羞。”

“哈......”谁要跟你害羞。

当务之急是处理宫永的事情,弘世堇头疼的看向乖乖站在侧边的淡,示意她好好说话。

“堇堇!宫永照拉肚子晕过去了!尭深说她把那锅汤全喝了!一点都没剩!好厉害!要知道其中蕴含的王八之力深厚,尭深都只能喝一碗呢!”淡在说道宫永一口气喝完了那一锅王八汤时,还哔哔地闪了闪光。

我就知道。堇回头看向园城寺,对方很是懂得的点点头,起身笑道:“既然弘世大人有事情要忙,我就不打扰了。”

“怜!”园城寺的话刚落,在外面等候的清水谷‘咻’的冲了进来,一把扶住了她,“有没有不舒服?热不热?要不要喝水?我给你扇风?”

“龙华...太吵了。”清水谷瞬间静如名媛。

堇抽抽嘴角,向着侧门喊了一声:“诚子!进来,带清水谷和园城寺两位去客房住下。”

龙华扶着怜向堇淡二人道别之后便跟着连滚带爬跑进来的诚子去了客房,而这边,堇还在一脸愁容的听过来的大夫报告宫永照的情况。
  

“病人......姑且这样说吧,”荒川憩合上手中的记事本,“小问题,躺两分钟就好了,宫永家的嫡女,体内王八之力深厚如海,这点事情尚未伤到筋骨。”

“那可是这两年养出来最好的王八了,她倒是一口给吃掉了,这宫永家的人,还真是不俗。”弘世堇点点头,旁边候着的尭深从背后提溜出草绳捆了的一串儿王八苗,递给了荒川憩。

“我倒是很期待明年的大赛。”荒川憩笑眯眯将小王八收进药篓,“你捡着个宫永照,倒保不准别人捡着她妹妹了,清澄那个竹井,可是一等一的慧眼。”

堇只敛了神色,淡然答道:“无妨,清澄便就是有风越的王八湖,还能胜得过百年名府千里山么。”

荒川笑笑,挥挥手:“嘛,顺道路过,还能捡几个白糸台的王八苗回去,我倒是赚得爽快,馆中还有诸多杂事,我就先走了。”

堇点头示意尭深帮忙送送,见荒川出了前堂,转身便跟着一旁扭来扭去的大星淡,去了宫永照现在躺着的“坐观王八阁”。
  

说到这“坐观王八阁”,可是白糸台堡中一等一的佳处。依白糸台白王山而建,悬空于白糸台堡王八湖之上,每逢日出晴好,可凭窗看湖中大小王八伏于岸边晒太阳,更有王八之气时时环绕,所谓洞天福地,莫过于此。

弘世堇刚进门,便看见宫永照手里趴在窗边,面无表情的抖着钓王八的竿子。弘世只道阳光太盛,要不那宫永角怎么闪闪发亮,晃了她一双能看穿王八本质的如炬之眼。闭目定神,弘世堇悄悄走到宫永照身后,一探头,正好把宫永罩在自己影子里遮了个通透。

毕竟是要高上那么两个标准小王八长的。

宫永照捻了一块黄豆糕吃着,也不抬头看弘世堇,仍自顾地玩着手里的竹竿——那王八线直直的垂下去,钩上挂了一只百年肥鳖。它兀自的缩进壳里,宫永也不提它上来,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抖着。弘世定睛细看,原来是那鳖稍一松口,宫永便抖它一下,叫它仍咬着那钓钩。

真是苦了这蠢鳖。

弘世堇心中暗叹,坐到宫永照旁边,道:“宫永身体好点了?”

照听她开口说话,两三口吞了吃到一半的黄豆糕,正欲回答,突然面色一变,开始趴在窗边猛拍胸口,慌乱间倒也不忘把那钓竿插在一旁的竿洞里。

弘世堇看她噎住,连忙倒来一杯水要递给她,宫永猛烈的摇摇头,将水放到一边,抓住弘世的手,气息微弱,一字一顿的说道:“王、八、汤。”语罢,两腿一蹬一蹬的倒在榻榻米上,双目含光,面色渐白。

这一遭可把弘世堇吓了一跳,只道若是因为这黄豆糕丢了一员大将和一只上等王八,可实在是痛心疾首之事,赶紧打开自己桌上的瓦罐,盛了一碗温热的王八汤,还未起身端去给宫永,便见她挣扎着爬到了桌边,不待弘世开口,自己端过碗便一口饮尽,“嗞溜”舔过一圈,咂咂嘴,将碗放下,面色已然红润了起来,她舒坦的呼一口气,对弘世道:“还差些盐味,倒也是不错了。”

弘世不语,见她恢复了精气,也不多说,只正坐看向眼巴巴望着罐中剩余王八汤的宫永,道:“我白糸台从不亏待强者,宫永若是喜欢,我自然乐意日日奉上这上等王八汤,只一件事需同你说。”

宫永照也正经起来,坐起身来,心中也料到弘世堇要说什么,便点点头待她开口。

“王八神教教主选拔赛要开始了。我白糸台虽在东京都内外已有名气,妄得了一个名门的名头,却一直没有大将之才。”

“我既在白糸台之地遇见你,便是王八神赐我一员虎将,要祝我白糸台夺此届神教教主大赛优胜,名正言顺的坐这四大名门的位置。”

“我欲择良日封宫永你做我白糸台堡中大将,一同向着王八神教教主之位进发!”
  
宫永不答,只面色淡然的看着弘世。

弘世亦不言,同样面容不惊的看向宫永。
  
良久,那挂在窗边的钓竿传来“咔”的断裂声,随后便是大鳖落水声。

宫永伸出一根手指。

“那个块头的好王八,我三天要吃一只。”

“你若是喜欢,天天吃都行。”

宫永弯了弯眼角,点点头,又道:“你这儿宽敞亮堂,我要去睡一会儿了。”

语罢便跑去弘世放在窗边的小榻上躺着,一副闭目要睡的模样。

弘世起身道:“这儿夏日凉爽,你就在这儿住下吧。我这就去安排封将的事宜。”



  
“你听说不啦?大星大人说堡主要娶夫人了呀。”

“呸了你个碎嘴的,堡主这般英明神武,丰神俊逸,美丽动人,气宇神轩之人,谁能配得上堡主!”

“前阵子住进‘坐观王八阁’那位宫永大人啊!那块福地可是老堡主留给堡主日常起居用的,就这么让宫永大人住进去啦?能没点儿那啥啥?”

“堡主向来尊贤重士。”

“堡主这几天在托人去鹿儿岛雾岛神宫请神代殿下择良日。”

“我站堇照。”
  

弘世亲卫队坐着王八船从鹿儿岛回来的时候,是一个微风带凉,暮色将退的清晨。为首的手中高举刻有雾岛神宫纹饰的木盒,连跑带飞的扑到了在堡门迎接的弘世堇脚下。

“堇大人!您久等了!”

弘世只赞许的点点头,示意后勤快迎她们进去休息,便接过她手中的木盒,拎着趴在堡门王八石像上补眠的大星淡往堡中去了。

“永远这样淡然不惊,这就是我们心中的堇大人啊……”

亲卫队一脸粉红的目送堇消失在她们的视野从,才卸下了行装,随前来迎接的众人进了堡中。
  
弘世堇走回起居室时,大星淡已经醒了大半,蹦蹦跳跳的拿了她手中的盒子,四下里看了好几遍,都未找到可以打开的按钮。弘世抽抽嘴角,又拿回盒子,对大星道:“淡,你先玩一会儿,我去开盒子。”言毕,便转身进了内室,锁了门,推了柜子抵住,从怀里拿出那一方精致的木盒。

“小莳公主殿下世界第一可爱~kira?”

木盒闻声‘咔咔’响了两声,自盒顶转出一个王八样式的锁扣,弘世黑着脸拧开盒锁,拉开柜子,打开内室门,大星淡跌跌撞撞的扑进了她的怀里。

“莫偷听了,用了王八壁隔音的,去外厅开盒子,瞧瞧神宫给拟的什么日子。”

大星淡登时欢呼雀跃,催促着弘世赶紧开盒子。

“堇堇,这是什么!?”

“雾岛神宫的特产。”

“哦哦。”

“送你了。”

“哦哦!”

“堇堇,这是什么!?”

“……”

弘世堇深呼吸一下,微笑道:“大概是她们殿下画来玩的,你拿去裹了小王八吃烤王八。”

“堇堇,王八历二五二五年二月廿三……不就是下个月的今天么?”

弘世接过她手里红绢,上面写的日子确是下月,便拍拍她的头,道:“长进了,背得住王八历了。如此时间倒有些紧了。淡这个月没别的事,也出去帮忙送一下请柬如何?”

“哦哦!我要去鹿儿岛!”

“去那儿做什么?”

“听说神宫的公主近侍,一个怀里能揣好多只王八,一个一只都揣不住嘞!想去瞧瞧。”

“这个月在堡里抄《王八列传》吧。”



  
王八历二五二五年一月廿三。

白糸台堡堡主弘世堇,广发王八英雄帖,邀各门各派,于同年二月廿三,齐聚白糸台,见证白糸台虎姬队封将大典。


<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