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遇到美好诗篇要为你读一遍。

我们仍未知道那一天冯女士有没有借高利贷

“我,大哥,打钱。”

李艺彤一把挂掉凌晨三点的陌生来电,翻身睡了一分钟,突然掀开被子一脚踹在上铺冯薪朵的床板上,在室友茫然的眼神中把她拽进自己的被子。

“冯薪朵,你是不是借高利贷了!”

“什么?冯薪朵借高利贷……”

李艺彤捂住万丽娜的嘴,两个人一脸紧张地蹲在漆黑客厅里,细细碎碎说着话,目光时不时划过李艺彤的房门。

“半个小时前吧,我接到一个电话,开口就是一句‘我,大哥,打钱。’,我的心脏瞬间就不行,一惊二诧挂掉电话,赶紧把冯薪朵叫起来问她是不是借了高利贷,冯薪朵估计还没睡醒,你知道一般来说人的下意识反应都是最真实的,她就点了头……天呐娜宝我们怎么办?”

“等,等一下。”

万丽娜一拳砸开她的手。

“你接的电话怎么是冯薪朵借高利贷?”

“我晚上借冯薪朵手机氪金抽卡。”

“哦……”

万丽娜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客厅里只剩下了李艺彤抹着鼻子的叹息。

“你起来,把冯薪朵关家里免得乱跑出去见到仇家,然后去把手机拿出来。”

李艺彤蹬蹬蹬把冯薪朵的电子设备们捞出来,划开通话记录,把凌晨三点的陌生来电指给万丽娜看。

‘哪位大哥?钱有点多,银行交易怕出问题,约个时间明天面交您觉得怎么样?’

万丽娜按下信息发送,目光在手机灯光里严肃又坚定。

“走,我们去找赵粤她们。”

“找她们干嘛?”

“明天把这个大哥约出来,要是冯薪朵真的借了他很多高利贷,我们就趁他一个人出门,”万丽娜打开大门,在楼道灯光里转头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干掉他!”

李艺彤抓起包收走冯薪朵的钥匙,反锁房门大踏步跟上她。

“那我干嘛?”

“你?你出面去跟他谈判咯。”

电梯门关,楼道灯灭,单纯而勇敢的少年啊,踏上了一条不归的路途。


他们约在嘉兴路267号,那个大哥回短信说他要在那里看一场演出,下午六点隔壁奶茶店碰头。

李艺彤几个叽叽咕咕一合计,也不管还在家里被关着断掉所有通讯的冯薪朵,一溜烟跑去体育用品店买了东西,早早在奶茶店选了位置坐下。

“一会儿李发卡就带着这个耳机,你们说啥我们都能听见,要是起了冲突,你们俩就上去咣咣放倒这个大哥,这就叫攻敌不备出其不意一举拿下,接下来我们再跟他谈冯薪朵高利贷的问题知道了伐?”

赵粤放下棒球棍,又点了小点心,拿冯薪朵手机扫码付账,转头问正在跟李艺彤进行战略交流的张雨鑫。

“我和娜娜去揍人,你干嘛?”

张雨鑫把她的小点心扒拉出一半,一脸严肃的回答。

“赵粤,对面可是大哥诶,大哥!你知道这条路上有多少是他的小弟吗?我们来的时候不都看见了,那个什么267号旁边跟搞集会一样我的天哪简直不得了,五颜六色的不知道还以为彩虹游行呢。彩虹游行你知道的吧,就是……哎呀这个先不说,一会要是有危险是不是得打起来,打起来是不是场面就会很混乱,你和娜娜是什么人,一等一,高手,当年风里来雨里去,和我们朵朵,发卡打过码头的人物,谁人不知红衣白面小郎君赵粤,一把长枪打遍湘楚大地,九江少女万丽娜,一拳镇关西……我胆小,一会儿打着脸不太好,我靠脸吃饭的,晚上还有一个直播,我给你们放风和负责报警。”

万丽娜饶有兴致地听张雨鑫吹了一通,笑着摘下拳套看向李艺彤。

“李艺彤,她哪儿来这么多脑洞,你帮凶?晚上咱们回家说。”

“不是,娜宝你听我解释……嗯?”

李艺彤突然看向推开门走进来的短发女人,求饶的话讲到一半,又满面疑惑的看向身边的伙伴。

“靠窗第三张卡座,这个人……是大哥?”

冯薪朵的手机亮起,备注为‘穷凶极恶高利贷债主’的人发来消息——已到。

李艺彤把手机们塞进包里,深呼吸一下,掏出镜子补补妆,在另外三人的鼓励声中,从后门溜了出去。


“大哥?”

她推开门,把包随意甩在座位上,翘着二郎腿点上一杯奶茶,把单子甩在手边,冯薪朵手机扣在桌上,目光里颇有些嚣张。

对面的人一脸见鬼的样子从兜里掏出手机看了看,仔细瞧了好久,方才开口询问。

“你……冯薪朵?”

“是啊,怎么?我看起来不像冯薪朵?”

“你们这些年轻人现在……”

李艺彤直到很久之后才知道,陆婷那天拿着朋友帮她扒来的冯薪朵照片,在好友群里整整吐槽了一个晚上,中心思想就是——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照片骗人,看起来蛮不错的样子,一见面跟个二傻子一样。

“之前跟我做交易的就是您吧,昨天晚上接电话有点晚,说话有冒犯,还不知道大哥你叫什么名字。”

角落里的张雨鑫在李艺彤眼睛的余光里疯狂给她鼓掌。

“陆婷。你新来的?怎么连这点规矩都不知道,要不是我找朋友帮忙留意,你是不是就准备这么糊弄了。”

陆婷冷笑一声,把手机扣在桌上。

“话不能这么说,大哥,我冯薪朵在上海虽然没什么名头,但你去东三省问问,大连长春第一人,大春一姐冯薪朵,走在路上那都是有人打招呼请吃饭的,这事儿我也没想糊弄,这么着,大哥你看起来也是个爽快人,咱们划下道儿来,有一说一,昨晚上你说打钱……钱有多少?”

“你不是要现金交易吗,一千五。”

李艺彤心里咯噔一下,她悄悄地拿出自己手机,在群里发了一句——“冯薪朵,欠了一千五百万!”后面跟着二十个感叹号。

陆婷正准备拿起奶茶喝一口,就听见角落里一阵兵荒马乱,眨眼间自己面前就噗通扑下四个人,她一杯奶茶噗嗤晃了一身,对面的“冯薪朵”眼泪汪汪看着她。

“大,大哥,一千五百万也太多了,我们一时半会儿还不起,要不……再宽限几天?”

“一千……五百万?”

“大哥,虽然是冯薪朵欠了你高利贷,但我们也会帮她还的!”

万丽娜戴着拳套抱住陆婷的双腿,赵粤暗自把棒球棍握在手里,张雨鑫打量着周围的群众,试图发现对方的人马。

陆婷愣了老半天,换上一副难以言喻的神情,看向此时还是冯薪朵的李艺彤。

“就一张巡演门票站区杆位跑单,一千五百块,谁说要一千五百万了?”

李艺彤眯着眼一脸困惑。

“不是……不是你来收高利贷吗?”

“我连房子都买不起我哪儿来的钱放高利贷。”

面面相觑中,张雨鑫对没钱这件事感同身受地望着陆婷点点头。

“笑死,你们平常也不干正事的吧?我,放高利贷。”

陆婷笑着靠在椅背上摆摆手,乜眼看向正襟危坐的四人,打开自己的支付宝递到李艺彤面前,指指屏幕上的二维码。

“一千五,给了就行。”

李艺彤立刻拿自己手机给她转过去一千五。

“夜王莉莉丝……艺彤。你不是冯薪朵?”

“我是啊!我不是跟你说过,冯薪朵,大春一姐,出门能没有几个化名拿来用吗?这个,冯薪朵,是我平常用的一个化名,ID真犬系那那西。”

陆婷想到当时交谈的消息,反正也收回了跑单的损失,便挑眉点点头,收回手机。

“我回去会在周边群撤黑名单,你可以自己去看。下次再跑单我会让这边拉黑你的。”

几人忙不迭地点头,一口气尚未喘匀,只见陆婷走出奶茶店,几个人高马大东北碴子味的姑娘立刻迎上她,嘻嘻哈哈走远,李艺彤转过头去,赵粤白着脸的看着她和万丽娜。

“你们没跟我说要和东北人干架。”

四人都觉得劫后余生,大大流了一波冷汗,万丽娜拍拍脸,安慰众人。

“还好冯薪朵没有借高利贷,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众人迷迷糊糊地买好晚餐回家,冯薪朵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一瞧见李艺彤回来,拎着她耳朵就给架进了房间。

“我手机pad电脑呢?”

“早上和娜娜走得急,一起揣走了。”

“钥匙呢?房门反锁我都出不去,咱家大门有问题你不知道啊。”

“一起揣出去了。”

“李艺彤我手机怎么欠费了。”

“开热点流量超标了。”

“行了吧你。”

冯薪朵摆摆手把话费充上,提溜着她到客厅吃饭,这边外卖早已摆好,张雨鑫和赵粤非常有无需客气的自觉,已经开始哼哧哼哧吃起来。

“我晚上出去一下。”

“朵子姐!”万丽娜把小排骨塞进她碗里,“都这么晚了还出去啊……”

“我上星期不是睡过头,错过偶像团巡演了吗?放人家鸽子,跑单,约好今天把钱给她的,我忘了,晚上正好去一趟。”

“哦哦,那不用那不用,这不我们出门的时候,”李艺彤一指张雨鑫,“叉叉说海伦路那边有促销,过去的时候遇上,人家估计有你的照片,把我当成你,帮你把票钱给了。”

“这么巧?”

冯薪朵看她们几人一眼,李艺彤赶紧翻开自己的支付宝转账记录,明晃晃的一千五,收款人陆婷,头像也正是之前和冯薪朵交易的那位。

“我还怕你们给人骗了,昨天李艺彤半夜把我踹醒,我一晚上没睡好。”

李艺彤赶紧打着哈哈把她糊弄过去,四个人挤眉弄眼互相交流几句,还是万丽娜最先开口问她。

“朵子姐这段时间安排是什么?”

“嗯?”冯薪朵有些迷惑地看她一眼,“明天我要出差,走半个月,你和李发卡在家别把房子拆了。”

“半……个月?不是说有巡演你要跟飞。”

“偶像可以再追,钱是必须要赚的,不差这一两回。你要去?我把票转给你,原价。”

李艺彤摆摆手,拒绝了冯薪朵的兜售,张雨鑫扫荡完晚餐,蹭着赵粤的摩托车回家工作,她们三人唧唧喳喳又讲了会儿话,瞧见冯薪朵开始收拾明天出门的行李,卡娜二人这才松下一口气,暗自高兴。

但缘分既然撞昏你的头,就一定会猝不及防地狠狠踩你一脚。


李艺彤,女,二十岁,在校大学生,因为在地铁上单抽出贞德,欣喜若狂,下错地铁站。

当她站在海伦路地铁站口,映入眼中的是破旧的红铁皮,垒在一起的共享单车,还有拉着应援大旗的粉丝——以及一脸惊讶看着她的陆婷。

“哟,李艺彤。”

每个女孩子心里或多或少都有这样的幻想,在某个时刻,某个错误的列车或者别的什么交通工具,把你带去某个不曾想象过的目的地,然后真命就在人群中浮现,如同无数个梦里一样,带着笑容与光亮,走向茫然无措的自己。

而那一天的李艺彤,被月老的大红铁镣子铐在了精心打扮的陆婷腿上,顺带用红麻绳捆成一团。

陆婷把她拽到大旗背后,和另一个女饭比比身高,从一旁的背包里掏出一件新的应援服塞进她手里。

迷糊的李发卡就这样傻呵呵的笑着跟粉丝们一起比着手势喊完了口号,等她缓过神来时,陆婷塞了一杯一点点在她手里。

“正好缺个口,没想到遇见你,之前跑单的事情就不怪你了,推谁的啊。”

“啊,”李艺彤认真努力的回忆了一下冯薪朵的只言片语,“这个嘛……”

“哦哟,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陆婷拍拍她,露出一副我很理解的表情。

“我又不会在微博上黑你,你还在读大学啊,翘课来剧场?”

“是……是这样的,我们老师布置了作业,我出来采风,体验生活。”

陆婷带着“我明白”的神色点点头,摆摆手告别,大踏步跟上队伍,一群人簇拥着她很快走远。

李艺彤握着那杯答谢的奶茶,觉得自己在春日的阳光里,暖成一缕荡漾的春风,她摸出手机注册了新的微博小号,在微信上狂轰滥炸出差的冯薪朵。

“冯薪朵,你推谁!”

对面甩来一个网站链接。

“自己看。”

春风少女携裹着莫名的悸动和冲动,跳进了新世界的姹紫嫣红中。

于是出差半月的冯薪朵,推开家门的那一刻,差点以为每天都要和自己同室操戈的室友,被人骗去搞了传销,她掀开李艺彤的应援毛巾帘子,看着一墙的周边,一脸严肃地叫来隔壁的万丽娜。

“李艺彤……去借高利贷了?”

万丽娜无奈的摆摆手。

“她有天回来之后就不对劲,说是要走进新世界,可能是被张雨鑫的韭菜盒子熏了脑袋。”

她俩话还没说完,只听见李艺彤急火火开门进来,随手扯下一根毛巾塞进包里,瞧见冯薪朵已经回家,顿时乐开花,伸手就扑过去。

“朵朵!”

万丽娜把她拎去沙发上坐好,这边三堂会审还未开始,她先招了个一五一十。

“今天有特殊公演,去看吗?我找人多弄了两张V座,五千。”

“我的天,卡宝,你居然去当黄牛。”

“我没有!”李艺彤连连摆手,“我找朋友收的,友情价。”

“谁?”

“陆婷。”

万丽娜一手捏碎果子,见鬼般看着李艺彤。

“谁啊……”

“好像是谁家的新饭头吧。”

姐妹俩沉默着对坐片刻,李艺彤手机哐哐叽叽开始响动,各类消息弹窗塞了个爆炸。

“李艺彤李艺彤李艺彤,你还来不来,票都准备好了你是不是又要跑单。”

“李艺彤李艺彤李艺彤,跑单了跑单了跑单了跑单了。”

负责联络的孙芮准确无误的将票贩子陆婷的狂躁传递到李艺彤手机里。

“你看人家都在催我,去不去。”

冯薪朵抽出自己的毛巾。

“去!”


她们到嘉兴路并不算晚,李艺彤兴冲冲拉着两人去找陆婷交易的时候,还有人朝她打招呼,冯薪朵瞪着大眼看李艺彤翻飞在人群里。

“卡宝,你拿生活费看公演?”

李艺彤眨巴眨巴回她。

“没有,我出了一条裙子。”

你见过万丽娜的拳头吗?它和冯薪朵现在的眼睛一样大。

“大哥!”

陆婷揣着票“哧溜”缩到人群里,对意图扑上来的李艺彤怒目而视。

“你有病啊!我们这个单纯的交易关系,你不要动手动脚的。”

“我们怎么能是金钱关系!”

李艺彤猛一抱拳,一脸正义。

“我仰慕大哥已久,是真心实意和你交朋友,大家互相交往的!”

陆婷把身份证和票塞她手上,落荒而逃。

冯薪朵给万丽娜发了一条短信,不动声色地跟在十分开心又十分失落的李艺彤身后。

“辣宝,你说李艺彤要是恋爱了怎么办?”

“哈?”

“我答应过卡宝妈妈,读书期间禁止早恋。”

“啊……?”

“要不我做个恶婆婆,一笔钱甩过去让她离卡宝远一点?”

“等等,谁?”

“算了,我也没钱……”

万丽娜一脸茫然看向长吁短叹的冯薪朵,又望向美滋滋盖章的李艺彤,恍然大悟般一个趔趄勾倒了剧场一整排隔离带,缓解了心中的波涛汹涌。

她们忧心忡忡为李艺彤毕业后终身大事发愁的时候,对方居然突然开始走向了耽美剧情。

万丽娜于是也和冯薪朵一起,烦恼不安地坐在了公演VIP一排,梦游神一般看起了演出。

你见过危地马拉的日出吗,见过银河星空下的红月吗,见过极地上空绚烂缤纷让人沉醉的极光吗,见过一万条LO裙在天空飞舞,满屋子金币在河里流淌吗?

她们都没有见过,但那在站区半睡不醒带call的陆婷,在三人眼中闪耀得如同剧场大灯。


“说吧,咋认识的。”

冯薪朵盘坐在万丽娜床上,气定神闲的回忆起那莫名其妙的跑单已支付事件。

万丽娜立刻把李艺彤卖了个底朝天,连同高利贷都没有放过。

“大聚聚啊,”冯薪朵眯眯眼,想起陆婷包上某个韩星的周边,“还是日韩两头吃的聚聚。”

“你怎么知道?”

万丽娜脑补一出百万字姐弟争情的剧目之后惊异地退到了床边。

“因为我倒卖过。”

“哦。”

“唉,”冯薪朵叹一口气,“这偶像是饭不下去了,只有我在全心全意饭偶像。”

她打开手机翻翻李艺彤的朋友圈,对方正在狂喜乱舞的分享今天的公演错觉——来自陆婷的错觉。

“我们去挂陆婷吧。”

冯薪朵一脸严肃。

“哈?”万丽娜放下手机,“我知道今天刺激有点大,但是也不能干蠢事,我俩出坑追求新生活吧。”

冯薪朵瞬间蔫儿耷拉地缩到床脚,噼里啪啦地在三人微信群里发了短短的一句话。

“李艺彤,辣宝和陆婷,未来的结婚对象你只能选一个!”

“辣宝!”

冯薪朵立刻截图发给了通讯录里的倒卖贩子陆婷。

于是在路上喝饮料的陆婷打开手机,紧跟着一口百香果呛在喉头,差点在海伦路地铁站结束短暂的人生。

“什么玩意儿?”

“李艺彤对你图谋不轨三心二意见异思迁。”

“我们是单纯的买卖关系。”

“有没有升华一下革命友谊的想法。”

陆婷想起那天友情吃火锅的时候,李艺彤给她烫着火锅粉,唱着“你是不是饿得慌”,顿时心头有一万匹小鹿在乱撞,撞飞她心底所有的少女悸动,踏出来的大地像她那时候的心电图一样平坦,于是她斩钉截铁地回复——“不了吧,我对这种类型的女孩子不太感兴趣。”

然后她就整整两个月没有看见李艺彤飞舞在嘉兴路的电线杆下,连她首推的生诞祭那天,也只是礼貌的拜托别人举着她的照片拍了合影。

陆婷吃着她首推给的蛋糕,整个人困惑得和嘉兴路的音质一样摸不着头脑。

于是她终于忍不住打开李艺彤的微信,对方的朋友圈里塞满了日本旅行返图,衣服是她在海伦路地铁站抓她拍视频那套,少女精心打扮过自己,没了在公演中的热情投入,飞舞的裙摆和笑容一起,凝固在静态的风景中,竟让陆婷隐隐看出来几分可爱。

我一定是今天公演吃了太多错觉。

饭头这样安慰自己,在微信上留言李艺彤。

“下周有你首推的外务,给了内场票,我跟你家饭头打招呼留一张?”

末了,她想着要飞外地,顺便又提了一句。

“要去提前跟我说,机票酒店一起定了。”

大概两分零八秒之后陆婷想到,买得起一屋子手办的人会缺这点钱吗,无情的消息条上已经没了撤回选项,那多情的问话是一把重重的铁斧,劈在陆婷脆弱的心灵上。

然后李艺彤秒回二十八个要。

接着她就被陆婷拉黑了。


失落到满屋子打滚的少女,被万丽娜摁在床上恐吓到入睡,吵醒她的是接连不断的微信消息提示音。

航班订单,酒店订单,连带着陆婷随手帮她拿的生诞礼包返图,她在手机光里看见圣女贞德从黑夜里显现,手提着机票和钱来拯救愚蠢而混沌的世人,于是嘤嘤着准备踹冯薪朵下来分享人生的喜悦和澎湃的激情时,手机迅速响起,陆婷的名字划破深夜的寂静,她颤抖着迎接这深夜的神圣来电。

对方的音色一如既往,让她想起那一晚冯薪朵的高利贷电话,似曾相识,李艺彤沉默了一下,听着呼啸风中陆婷冷静又清晰的声音,不,是一模一样。


“我,大哥,打钱。”

<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