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遇到美好诗篇要为你读一遍。

灰姑娘与魔法师

【上】

  
在遥远国度的小镇上,有一个灰姑娘,她的名字叫易嘉爱。

和无数童话故事里的灰姑娘一样,她有个总是冷漠对人的后母,何晓玉,还有一个刻薄的姐姐,曾艳芬。

当何晓玉吸着王城里流行的养颜秘药清凉油,询问家里的魔镜——啊,魔镜,魔镜,谁才是小镇里最美的人时。

魔镜总是说,我尊贵的主人,小镇里最美的女人,是您的大女儿,王国里的曾艳芬啊。
   

曾艳芬在很早之前就被国王陛下征召入王城,谁也不知道她去做什么,魔镜说,那是个非常神秘的工作,一般人无法接触。

何晓玉常常为了装扮自己而忘记做家务,勤劳善良的灰姑娘,总是穿着旧裙子的灰姑娘,就背着她的吉他,在厨房和客厅里忙碌。

她把绿豆子红豆子黑豆子黄豆子跟草灰分开,她把大米洗净放进锅里,把新鲜的蔬菜切成块,熬成一锅健康美味的蔬菜汤,她擦干净地板上的污渍,缝补好自己和后母的衣衫。

当她疲倦的时候,就会坐在后花园的台阶上,弹琴唱歌——歌是她自己写的,吉他也是自己学的,这来自异域的弦乐器,是她的生日礼物。

当她开始唱歌的时候,泉水会从井里涌出来,浇灌菜地与花园,池塘里的荷花会绽开,青蛙为她和声,鸟雀在树枝上叽叽喳喳。

何晓玉房间里的魔镜会靠在墙上对她说。

善良的灰姑娘,你的蛙生会带你遇见你的命定之人,当奇迹出现的时候,不要害怕,跟她一起去吧。

易嘉爱总是询问魔镜。

我的王子会骑着白马到来吗?

她买不起白马。

我的王子会穿着华丽的衣衫,在舞会上邀我共舞吗?

她可能更愿意带你去吃火锅。

我的王子优雅高贵而彬彬有礼吗?

她是黑社会的小少爷,不过她的母亲还养育着隔壁的孩子和一只猫,所以她也许十分贫穷。

每逢此时,易嘉爱都会沉默,然后义正言辞的说。

魔镜,我热爱乡村的生活,请让我做一个快乐单纯的灰姑娘。



   
这当然不行。

魔镜拿起何晓玉放在梳妆台上的一盒桂花糕大口吃起来。

我善良美丽的灰姑娘,没有人能逃脱命运,神会为你带来宿命里的姻缘,听从你的内心与蛙生的指引吧。



   
六月,王子殿下的生日就要到来,小王子即将成年,陛下邀请全国有身份的女士都去参加他最疼爱女儿的成年舞会——关于公主为什么是王子殿下,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整个王国都沸腾起来,谁都知道,那位尊贵的殿下,虽然个子不高,却是出名的俊俏,少女们愿意放弃一切换一次与小王子的相遇。

何晓玉很激动,易嘉爱的父亲是一名小贵族,他去世之后,这微薄的爵位传给了独女嘉爱,而他的妻子,也有幸成为贵族的眷属,拥有参加舞会的权利。

天知道王城里的食物有多么的好吃,自曾艳芬七八年前入宫以来,她已经很久没有吃到过了。

可是家里非常贫穷,如果她要去参加舞会,就不能带上易嘉爱,如果她要带上易嘉爱,她们也许会饿死在路途上,于是何晓玉找到在厨房里掏锅炉的灰姑娘,和善的对她说。

“我亲爱的小女儿,你知道,为了这次舞会,我昨天才买了最新的清凉油,我们还需要租一辆马车,雇一个车夫,买几件新衣服,如果我们一起去王城,就没有回来的盘缠了。”

嘉爱是个非常聪明的灰姑娘,她拍拍手上的灰,对她的后母说。

“好的,祝您旅途愉快,我会好好看家的。”

何晓玉把魔镜揣进怀里,带着家里的盘缠,取出十几年前的首饰,雇了一辆马车,往王城的方向去了。

易嘉爱当然也想去,她听说亲王殿下的大女儿还没有出嫁,在她年少的时候,她的父亲曾带她去觐见过亲王殿下,她躲在马车里偷偷打量那位远近闻名,英俊美丽的小姐,那是她见过最漂亮的女孩子。

听说王国里的小王子殿下也是非常俊美的,她当然想去见一见,何况那里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可爱姑娘们,这对喜爱美丽的事物的她而言,实在是一场不容错过的盛宴。



   
善良的小姐。

魔镜从馅饼盘子里滚落,掉在她的旧衣裙上。

好心的巫女会为你达成愿望,还记得你父亲送你的十七岁礼物吗?今夜月上柳梢之时,请您跟随蛙生的指引,来到花园里,去往王城吧。



   
易嘉爱匆匆吃掉晚饭,点燃她房间里唯一一盏燃油灯,仔细梳洗一番,取出她仅有的首饰——王国魔法师赠与她的礼物,一条细长雅致的手链。

在她十七岁的时候,她的父亲折下了王城外第十七棵柳树的第十七根枝条,那上面有十七片柳叶,父亲告诉她,这根柳条将指引她遇见命中的姻缘。

当月亮升上来的时候,池塘里总是跟她一起唱歌的那只青蛙悄悄跳上窗台,对着易嘉爱呱呱叫着,扑通跳进了房间。

房门不知何时打开,屋外的走廊应该是黑漆漆的。

她怕黑,就连洗澡也一定要放在白天,因为灰姑娘并没有那么多的油灯来点亮夜晚的澡堂。

而走廊里暖暖的亮着灯光。

易嘉爱惊喜的起身,拿着桌子上的柳条,跟随蛙生的脚步,向外走去。

她踏上的地方,壁灯一盏盏的亮起,为她照亮前行的道路,花瓶里不知何时绽开新鲜的花朵,还带着微微的露水,摇曳着朝她致意。

花园里的月光格外明亮,鸟儿从树枝上跳下来,叨去她褪色的发带,摘掉过时的发饰,泉水从井里涌起,汇聚成流,旋转着为她洗净那些尘土灰垢。蛙生呱呱叫了几声,跳进了池塘,荷花在月色里微微发光,点亮花园,柳树开始起舞,鸟儿们开始歌唱,总是来蹭吃蹭喝的鹦鹉叨来一副漂亮的粉色耳钉。

“我善良的灰姑娘小姐,还未请教您的名字,我是带领您前往舞会的魔法师,龚诗淇。”

年轻的魔法师小姐踏着月光从半空中走下,她穿着纯白礼服,高束马尾,手杖上嵌了一块深红宝石,她身周微微的光芒,让易嘉爱看不太清她的脸。

“您好,我叫易嘉爱。”

“比起那些芬啊芳的,您这真是个美好的名字,叫我十七就好,易小姐,让我来为您装扮吧。”

魔法师优雅的躬身亲吻她的手背,然后举起手中的法杖,翻开一本厚厚的魔法书,面带笑容念出咒语。

白色的光带从月亮上飘落,环绕在易嘉爱身侧,她感觉像是被温热的牛奶包围,仿佛她年幼时,母亲温暖的怀抱。而当光芒散去,雪白的礼服包裹着她,花环上的芬芳胜过任何一种香囊,水晶鞋的美丽掩盖所有宝石的光辉。

而除了手链与粉色耳钉,龚诗淇没有再为她添置任何首饰。

“美丽的事物无需过多的装扮。”

她已经换了一身马夫的衣衫,黑色的斗篷裹住那双修长的腿。

易嘉爱一脸认真的看着她。

“那么,我们启程吧,易姑娘。”
   

“其他的我都能理解,不过尊敬的魔法师阁下,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你的马车是用八只公鸡拉着的吗?”

“有些难以启齿……但是,我买不起白马,一匹也买不起。”

易嘉爱想起了魔镜的预言——她承认虽然这位年轻的魔法师阁下也长得非常漂亮。

“是吗,我突然不是很想去舞会了,毕竟听说王子殿下之后会巡视全国。”

“别啊。”

刚刚还气定神闲的魔法师突然就扑在了易嘉爱的怀里。

“嘉爱姐姐,你得帮我,我要是做不成这一回,我妈就不让我做魔法师了。你也许不了解,一个刚成年的魔法师,都得去帮助一位灰姑娘获得她的真爱,如果失败了,她就将失去学习魔法的机会。”

易嘉爱几乎没有遭遇过这样的场面——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少女扑在你的怀里哭得梨花带雨,只为让你坐上她的公鸡马车,去参加一场她并不是主角的舞会。

任何一个智商正常的人,面对这样的请求,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当月亮爬上柳梢头,善良的灰姑娘小姐,坐上了年轻魔法师的公鸡马车,随着公鸡的啼鸣,荷花散落在她们前行的道路上,鸟儿与蛙生一起歌唱着为她们送行。

“不要打开帘子偷偷看风景,如果你喜欢的话,等舞会结束,我会带你来看。”

龚诗淇退出车厢前,认真的嘱咐着有些坐立不安,却又好奇心盛,四处打量的易嘉爱。

“嗯,我知道。因为会有什么诅咒吗?比如变回灰姑娘的样子?”

“不。”

年轻的魔法师隔着车帘笑。

“我知道你胆小,美丽的姑娘,如果受到无谓的惊吓,这就是我的过错了。”



   
四周很静。

易嘉爱坐在车窗里,夜明珠在车顶上散发着光亮,外面只有隐隐的风声和龚诗淇时不时挥舞鞭子催促的响声。

她正坐在魔法师的车上,一个年轻,漂亮的女性魔法师,一辆八只公鸡拉着的马车,这位看起来很贫穷的魔法师阁下,刚刚随意扯了一根鸡尾翎羽变成她的邀请函。

这听起来非常玄妙和奇幻,但却莫名的有趣。

一个不靠谱的魔镜和一根有十七片叶子的柳条,为她带来了通往王城舞会的水晶鞋。

而现在。
   

焰火灯光与皇宫的宝石穹顶照亮着巍峨的王城,马车停在宫墙之外,魔法师不知用了什么障眼法,八匹高大俊俏的白马乖巧的拉着车,她依旧是一身雪白的礼袍,握着红宝石手杖,拉开车帘,站在灯火里朝她伸出手。
   
“我们到了,我亲爱的嘉爱小姐。”
   

  • - - - -   

【下】

   
龚诗淇将她交给带路的侍卫之后就悄然消失在王城的脚下,易嘉爱本想问问她是否要一起去宴会上吃点东西——按规矩,她应该是可以带一位随从的。

魔法师潇洒的回绝了她的请求。

“那是给尊贵的夫人小姐们吃的食物,我更喜欢去路边吃上一顿火锅,听说王子殿下也对此很钟爱,也许你会在宴席上看见我。”

临走的时候,龚诗淇递给她一颗小小的珍珠。

“当你有麻烦,把它掷在地上,我一定会立刻赶来帮助你,无论何时何地。请不要害怕,去赴宴吧。”

于是易嘉爱心里的紧张和胆怯立刻消除,自信满满的转身随侍卫进了王宫。
   

她确实是个非常特别的女孩子,当她踏进大厅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在她的身上。

何晓玉和曾艳芬正在舞会的角落里优雅的吃着甜点,看见易嘉爱进来,仿佛看见魔镜夸赞何晓玉的腰身一样惊讶。她们并没有上去相认,按照一般童话的流程,这时候的后母和她的姐姐应该沦为无数背景板中的一个——何况悄悄跟在易嘉爱身边的小魔法师,贴心的使用了法术,让易嘉爱在她们眼中的模样,浑然是另外一个人。

坐在上首吃火锅的王子殿下很快就注意到了这位美丽的姑娘,她扭头询问身边的侍卫。

“那是谁家的女孩子?去问问,她喜欢吃火锅吗?”

侍卫很快回禀。

“是塞纳河郡恩镇男爵的女儿,并不怎么吃火锅,不过会一些音乐。”

王子殿下有些感兴趣,于是挥挥手。

“叫她去乐团里弹一首曲子来听吧,我很喜欢会音乐的漂亮女孩。”

易嘉爱从未触碰过这样昂贵的钢琴——那是塞纳河大帝传下来的宝物,由最优秀的制琴师打造。

可是,要弹什么呢?

“弹你喜欢的,或者你自己写的?我之前在你家的屋顶上听过一次,很好听。”

魔法师小姐不知何时出现在乐师席里,她手里提着一把小提琴。

“我不会乐器,不过尊贵的王子殿下会。”

她抬抬下颌点点洗了手往这边走来的小王子。

“亲爱的姑娘,我知道你想认识骑着白马的高贵王子,现在她过来啦,请不要告诉她你看见了我,魔法师的祝福将保佑你一切顺利。”

周围的人大概都看不见这位可爱的魔法师小姐。

于是她堂而皇之的将小提琴放在座椅上,打个响指,将她的红宝石手杖变成一束玫瑰花,放在钢琴的琴键上,如之前一样亲吻易嘉爱的手背,然后化作虚影藏进了竖琴的弦中。

易嘉爱还来不及叫住她,小王子已经走到她身侧,拿起了座位上的小提琴。

“你会弹什么曲子?”

王子把琴搭在肩窝,她的皮肤白皙,金发随意散落其上,让易嘉爱想起魔法师小姐绣着飞鸟的白色礼服。

“我不太会弹琴,殿下。”

金发王子笑着摇头,琴弓随意搭在弦上。

“我的朋友告诉我,一个拥有如此特别而又灵动纯净眼神的女孩,她的内心一定如神山上的泉水一样澄澈。请不必这样矜持的回应我。”

易嘉爱有些害羞,她很少听见这样直白的夸奖,于是她答应了金发王子的请求,将手指抚上琴键,跟随王子的音律开始演奏。


“我的天呐,我从不知道黄婷婷的女儿是这样甜言蜜语的一个人。”

鹦鹉站在水晶灯上一脸诧异,年轻的魔法师坐在灯座上吃鸡腿,大厅下的王公贵族们随着音乐翩翩起舞,易嘉爱的琴弹得有些生涩,那些有瑕疵的地方都被金发王子的提琴声补上,玫瑰花被放在一旁的小桌上。

“你对我的母亲有什么偏见?回去真应该让莉莉丝殿下把你和李高光一起煮了。这是实话,你不觉得易嘉爱的眼睛很漂亮吗?为了让鞠殿下说这几句话,我答应请她吃两顿火锅。”

鹦鹉跳到龚诗淇的头上。

“这我都能理解,不过,我亲爱的小少爷,我不知道什么样的姑娘,值得你特地用上一个缩小符,悄悄躲在这里盯着。”

“哦。”

龚诗淇把手里的骨头投进一个侍卫头盔的凹槽里,撕下一页魔法书擦拭手指.

“作为魔法师,引导灰姑娘成功的嫁给王子殿下,难道不是本职吗?你一定没有见过像易嘉爱这样的女孩子。”

她微笑着指指在底下弹琴的少女。

“唱歌意外的很好听,害怕黑夜与寂静,最好的朋友是池塘的青蛙,总是对着盗版魔镜自言自语,如果不是我使用魔法帮助她,她也许要在把豆子们从草灰里分出来这件事情上花费一整年的时间。”

年轻的魔法师小姐扮作男爵家的一盏油灯,在灰姑娘的房间里呆了半年,她此刻说起灰姑娘的事情,就好像细数她所修习的魔法一样熟悉。

“嗯哼。”

鹦鹉用翅膀梳理着头顶的羽毛。

“我的魔法师主人,条例并没有说明,前来帮助灰姑娘的魔法师,一定要让她与王子相爱,我的意思是,”它颇有些戏谑而调皮的吹了个口哨,“如果你想去抢走那位可爱的灰姑娘小姐,我非常乐意支持你。”

龚诗淇啧了一声。

“我可没有白马,也没有宫殿,那双水晶鞋还是我找邱小姐借来的。你知道的嘛,按照传说,”她翻到魔法书的最后一页,“灰姑娘将坐上王子的白马车,一起在宫城里幸福的生活。”

“不,我亲爱的小主人,”鹦鹉蹦跳着叨走龚诗淇礼帽上的白色羽毛,“巫女曾为殿下占卜,她的命定之人将是来自于森林之中的精灵。我们来打个赌,如果这片羽毛飘落下去,落在你的易嘉爱小姐裙子上,我们就去把她抢过来。”

“你该知道,我的母亲一定会瞪大双眼,惊讶的跟我说:‘天呐龚诗淇,我可没教你帮助灰姑娘的时候要和灰姑娘谈恋爱,我以为那是徐子轩才会做的事情。’”

“那有什么关系呢,如果魔法使大人因此而生气,大概是因为感慨你获得了幸福,而她......”鹦鹉咂咂嘴,转移了话题,“嘿,我说,在我的记忆里,会变成灯座跑去女孩子家里观察她半年的你,可不是这样纯良的孩子。”

“好吧,也许在这之前,我们需要去买一些东西。”

魔法师将羽毛随意从空中丢下,让她的鹦鹉随从站在肩膀上,从灯座上取下她的红宝石手杖。

“来吧,漂亮的女孩子怎么能不配上鲜花与首饰,也许我们要花掉下个月的餐费了。”

年轻的魔法师小姐打个响指消失在水晶灯上,那片羽毛飘摇着在大厅中飞舞,蜡烛与人们交谈的热气吹拂着它飘过舞厅的石柱,飘过侍卫手上的长矛,飘过乐师弹奏竖琴的手指,在小王子放下她的小提琴时,悄悄落在了易嘉爱的裙摆上。

“你真是一个不错的女孩,可以和我一起跳一支舞吗?”

一个优雅的女孩子不应该拒绝另一个漂亮的女孩的邀请,何况这位殿下刚刚才与她一起合奏。

可是易嘉爱看到了墙上的挂钟,离午夜还有一刻钟,在那之前,她必须离开王宫,龚诗淇的公鸡马车也许正在皇宫外等待她。当午夜的钟声敲响,灰姑娘就会变成原貌。

她也许会在这里遗失一只水晶鞋,那位贫穷的魔法师小姐大概会心痛得哭出来。

于是她思忖着应该离开了,匆匆的站起身,朝小王子告别。

“非常感谢您的邀请,不过我的朋友还在皇宫外等我,我们约好午夜时分在那里见面,所以现在我得离开您的舞会了。”

“朋友?”小王子脸上浮出神秘的微笑,“那一定是对你非常重要的人。不介意的话,我送你离开吧。”

她似乎并没有拒绝的理由,于是答应了王子的请求。

侍卫走在前方开道,午夜的烟花正在紧张的布置,乐师们又开始演奏盛大的舞会曲,王公贵族家的夫人小姐们朝她们致意——目光大都是看着金发的王子殿下的,投在易嘉爱身上的尽是些羡慕的眼神。

“如果你住进皇宫来,”王子殿下走在她的身前,“就要习惯这样的眼神,被万众瞩目。”

这像是某种信号,王国的殿下邀请一个小贵族的女儿住进王宫里来,然后王子与灰姑娘一起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而易嘉爱却在此时想到了魔法师小姐。

她答应她在舞会结束之后带她看看公鸡马车跑过的地方,满足她的好奇心,午夜的钟声即将敲响,她即将变回穿着破旧衣裙的灰姑娘,而在魔法师小姐出现之前,唯一能使她觉得安心的,就是放在小手袋里的一颗珍珠。

“嘿,殿下。”

魔法师小姐抱着一束玫瑰坐在皇宫大门的石狮头上,她的鹦鹉随从叨着一串璀璨的宝石项链。

“如果没什么其他事情的话,”她用手杖点点站在原地,眼神发光看向她的易嘉爱,“我可以带走我可爱的灰姑娘小姐了吗?”

“当然可以,十七,”王子殿下笑着点头,“如果下次你能让森林的精灵来我的王宫里做客,也许我可以为你买下八匹独角兽。”

“这并不是我的工作,殿下,你得去找你的巫女小姐,叫什么芬的那位。”

魔法师小姐很不雅的翻了个白眼,从狮子上跳下来,把手里的玫瑰递给乖巧站在那里的易嘉爱,鹦鹉和两只夜莺也飞下来,将项链戴在她的脖子上。

王子殿下摊摊手,笑着向她们道别,带着侍卫们走回舞会的喧闹里。

龚诗淇抬头看着钟楼上的大钟,离午夜还有两分钟,她牵起灰姑娘小姐的手,朝着皇宫外奔跑,八只公鸡拉着的马车正在树下等候,往来的侍从们在搬运烟火筒,新的乐曲在演奏,食物与美酒被送进大殿,但是这一切都和提着裙子奔跑的易嘉爱没有关系了。
   

当她踏出皇宫大门的一瞬,午夜的钟声敲响,升腾的烟花点燃王城的夜空,侍卫们欢呼着享用殿下赏赐的酒肉,灰姑娘身上的华贵礼服变回破旧的衣裙,只留下花环,项链与水晶鞋。

龚诗淇牵着她坐上公鸡马车,如来时一样拿着马鞭坐在车板上,她猜想矜持害羞的灰姑娘小姐应该还未来得及享用宴会的美食,于是从怀里取出用油布纸包裹的点心,递给坐在马车里的易嘉爱。

“我们忘记遗失你的水晶鞋了,亲爱的灰姑娘小姐。这样的话,皇宫里的王子殿下,也许就没有办法拿着这只鞋子,来塞纳河郡寻找你,并让你去往她的王宫了。”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现在可以脱下来扔进去。”

“我当然非常介意。”

魔法师作势要去脱易嘉爱脚下的鞋子,并生气的踢了一脚车辕,然后吃痛的收回了脚。

“那么,我现在要去什么地方呢?魔法师小姐。”

“你想回家吗?我们可以原路返回,我可以飞慢一点,你喜欢的话,也可以掀开帘子看看。”

灰姑娘脱下水晶鞋,将花环戴在魔法师的头上,赤着脚走到她身边坐下,把点心放进她的怀里。

“可以去你家里做客吗?魔法师小姐。”

“我的家里没有侍从和昂贵华美的柔软地毯。”

“我习惯在夏季赤脚走在地板上。”

“我不太会在夜晚开舞会,也不怎么准备那些精致美丽的食物。”

“你喜欢的话,我可以唱歌给你听,也许你愿意带我去尝尝你喜欢的火锅?”

“哈。”

魔法师小姐挥舞起她的鞭子,驱使着公鸡马车跃上半空,今夜的月色很亮,星星在更远的地方闪烁,而王城的灯火变成漆黑大陆上的星辰,在灰姑娘小姐的褐色眼眸里发光。

“我很贫穷,亲爱的灰姑娘小姐。”

“这么巧,我也是。”

魔法师姑娘故作苦恼的挠挠头,易嘉爱双手合十,一脸恳切的看着少女在星光下的可爱脸庞。
   

“既然客人都不介意,”她将红宝石手杖抛出去,在天空中化作一条红色光带,蜿蜒着伸向远方,“那么我们出发吧。”

她扭头看着坐在马车前笑得开怀的灰姑娘。

“以我送你的项链为证,亲爱的易嘉爱小姐,你想住多久都可以,我将一直陪伴你。”

<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